<img alt="掌中娱乐时代:手游称王称霸,日本h小游戏 掌机已从辉煌走向末路” src=”https://img.miracle-img.com/2021/668885718.jpg” />

   手机正在慢慢改变着人们的生活,也在改变着玩家们游戏的方式。日本h小游戏 以至于推出了PSV掌机的索尼公司,都觉得掌机是活到头了,任天堂公司更是打破自己不搞手游的传统,转战到了手游领域……

   如果你和我一样每天藉由地铁穿梭于城市,那么你一定熟悉这样的画面——面带不同表情、心怀不同思绪的人们,在列车启动的一刻却异常同步地低下头,掏出手机,手指在屏幕上劳作,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别无二致。

   我在一众手机党之间默默掏出了PSV,顿时制造出一块与周遭格格不入的别样气氛。

   一个搭讪技能满点的家伙不失时机地拍拍我的肩,语气居高临下:“兄弟啊,这古董我好几年没见过了,你还在玩啊!”

   一愣之后,心中的羊驼大军浩荡奔腾而过,几乎可以把车厢震翻……

   因这件小事,我再也无法对一个既成事实视而不见——在这个时代,掌机已经被边缘化。在大部分国人心中,掌机只等于PSP;PSP之后,再无掌机。

   掌机盛世

   还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,掌上游戏是任天堂的天下,从GameWatch到GameBoy,从GB系列到DS系列,任天堂一家独大,赚得盘满钵满。

   1997年,工程师Taneli Armanto为诺基亚N6610手机写了一款游戏程序——贪吃蛇。这是第一款进入人们视野的游戏手机,然而并没有多少人会为之感到兴奋。

   毕竟,屏幕小得过分、分辨率不忍直视、硬件配置捉襟见肘,那时的“手游”怎么看都只是手机里一项可有可无的添头,在玩家眼里根本不入流,更遑论与专业掌机游戏抗衡。

   在之后的日子里,贪吃蛇从黑白变成彩色,从2D演化成3D,从非智能机游进塞班系统……然而,依旧无法撼动掌机的地位。

   2003年,诺基亚总算推出了一个说得过去的游戏手机N-Gage;但紧接着2004年,索尼打出了PSP这张牌。即使一个小白也能轻松分辨二者作为游戏终端的高下——市场的反应说明一切。

   国内的掌机热潮,无疑是由PSP掀起并带动的。在那之前,玩掌机需要GBA、听歌需要MP3、看视频需要MP4……横空出世的PSP,以漂亮的外形、宽大的屏幕和前所未有的强大多媒体能力,凭一机之力胜任上述全部功能,国人无不感到惊艳。

   在国内这个特殊的市场,PSP不但可以“免费”玩PSP游戏,而且还是个模拟器神机,怀旧利器;网上有海量为PSP量身定制的影片和电子书可供下载;男生把PSP当作时尚的随身玩伴,女生带一台粉色PSP充当卖萌神器……PSP一时可谓风头无两。

   相煎何急

   时代总是在不觉中悄然变化,以iPhone为代表的大屏智能手机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发展,成为掌机的有力竞争者。2008年,问世刚一年的iPhone推出了搭载App商店的iOS2.0,手游开始锋芒渐露。

   直到2011年,很多人还幼稚地认为苹果的成功不会影响传统游戏业。世嘉欧洲分部副总裁Jurgen Post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智能手机游戏的市场份额能成长到过去掌机游戏那般大吗?我不知道,但我可以肯定他们之间能够共存,他们的用户来自两个世界,但终有一天会发展出各自的市场空间,对此我持乐观态度。”这样的想法具有代表性,很多人都曾认为手游和掌游将相伴相生、共存共荣,一起做大移动游戏这块蛋糕。

   然而不出两年,“你好我也好”的乌托邦理想就被残酷的现实狠狠打脸。随着智能手机爆炸式的发展壮大,手游以无可抗拒的侵略性鲸吞掌游份额,强烈冲击了传统掌机市场,反客为主把传统掌机赶到了移动游戏领域的边缘。

   有着十多年发展基础的掌机天下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撼动,快得让人猝不及防。沉浸于美梦的人们此时才幡然醒悟——手机和掌机的关系是不共戴天,它们的矛盾已被推向风口浪尖。

   彼时的智能手机,硬件配置年年更新,游戏表现力今非昔比;iOS及安卓系统的生态链日益成熟,下载游戏APP易如反掌。轻度玩家纷纷倒戈转投手游,独留一批核心玩家坚守掌机阵营——但在整个消费群体中,他们只是少数派。

   市场血雨腥风,手游势不可挡,人们开始怀疑任天堂会不会继续推出GBA、3DS那样传统掌机了——这还是在3DS销量尚可的情况下;而PSV作为玩家口中的“暴死V”,早已失却了前辈PSP的雄风,市场表现可以用苟延残喘来形容,不仅在游戏阵容上每况日下,逐渐沦为“冷饭”、Gal、乙女游戏的专用平台,在官方宣传口径上也逐渐从一台掌机沦为一支PS3/PS4主机的手柄。处境之尴尬,让玩家为索尼是否还会推出下一代掌机而忧心忡忡。

   手机、钱包、钥匙,已经成为现代人出门的必备“三件套”。手机几乎人手一台的占有率,使胜利的天平加速倾斜。属于掌机的黄金时代则一去不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