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些年来暴雪在中国游戏市场可是“愈发活跃”,当然,这里的活跃不是指它的游戏作品,而是它一次次备受关注的维权活动。从早前的卧龙传说、我叫MT,到现在的刀塔传奇,无论哪次的维权都在向玩家阐述一个事实:暴雪在游戏界的统治地位已大不如前。而究其背后的原因,竟是《DOTA》在作祟!

   痛失DOTA

   说到DOTA,作为DOTA中的的两个至关重要的人物,羊刀和冰蛙不得不提。

   虽说分属不同时期,但是两人对DOTA的贡献却很难比较高下。羊刀(Guinsoo)的加入是DOTA盛世的开始,这期间他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,革命性在地图中开始加入一些声音和光影效果,是DOTA能发扬光大的始作俑者,可以说没有羊刀就没有DOTA的今天。

   Icefrog(冰蛙)是后加入者,由6.10开始接手,他逐步完善各种bug,并且能低调细心地吸取玩家提供的BUG和建议,创造各种新东西,因此称他为最好的DOTA地图制造者。冰蛙在业界一向以低调、务实著称,但是后来发生的"DOTA"商标抢注事件却让他处于风口浪尖。

   冰蛙在Valve公司申请了“DOTA”的商标之后,曾担任DOTA制作小组组长、现为《英雄联盟》开发工作的羊刀立即做出回应,声称DOTA的商标并不只属于冰蛙一人,同时他亦向美国商标专利局提交了同样的申请。

   羊刀和冰蛙的口水仗打得正酣,WarEdit(DOTA地图的开发工具)的老东家暴雪又跳了出来,宣布他们将以SC2为蓝本,利用StarEdit(星际争霸2的地图编辑器)开发一款“正统的DOTA续作”,并称“DOTA显然是暴雪社群的劳动成果,Valve拿了就跑还试图吃独食,真是不可理喻,这本来是免费供应的”。于是乎,欧美厂商的领头羊暴雪,曾开发过CS、L4D等名作的FPS巨擎Valve,以及十分被看好的新秀RoitGames,三家为了"DOTA"这块牌子上演了一场闹剧。

   Valve在初期也吃不准自己的《DOTA2》算不算DOTA的“正统”继承人,直到暴雪做了上述声明,Valve才赶忙注册DOTA商标,此举则进一步激怒了暴雪,两家公司为了DOTA的名字对薄公堂。暴雪律师团的理由很充分:Valve从未做过一款以DOTA为名的游戏,而在长达近七年的时间里,DOTA作为魔兽3的衍生地图和暴雪一直联系在一起。

   然而,最终暴雪却因为自己的傲慢咽下了苦果:法官认定经由暴雪地图编辑器衍生出的游戏产品暴雪不具有版权,版权属于地图制作者,由于DOTA最初的地图制作者已不被人所知,维护更新DOTA地图多年的冰蛙最终获得了DOTA的版权,《暴雪DOTA》也因为这场官司改回了最初的名字《暴雪全明星》。

   知识产权是武器?

   WCS赛事体系是暴雪极富野心的一次尝试,单从赛制上来说它比现在如火如荼的TI和S系列都要先进,他通过给各项SC2赛事分配WCS积分的方式来将全球重要的SC2比赛纳入暴雪自己的体系,从三大赛区到季度总决赛再到年终总决赛,由积分数量来决定年终总决赛的资格,这种赛事梯度看起来合理,但并没有取得成功。

暴雪状告《刀塔传奇》

   因为许多SC2比赛的组织方不愿意买暴雪的帐,著名赛事MLG曾因此把SC2项目改成DOTA2。

   仔细想想,SC2组织方不买账几乎是必然的,因为暴雪的举动几乎是在空手套白狼,组织方无法从这个体系中得到任何利益,却要平白受到暴雪官方的审核与限制,而暴雪又没有控制玩家和选手抵制不合作赛事的能力,所以其他赛事都不愿意受到暴雪的钳制,从而导致SC2的赛事迄今没有建立起一个真正的品牌。

   此前暴雪与KESPA(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)之间的矛盾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  在2000年-2010年的星际争霸联赛鼎盛时期,Kespa就是一个霸主,有多个统一、专业、高效、高水平的联赛,观赏体验是很一致的。为了避免电竞选手在服役期造成电竞水平的下降,韩国军队还成立了《星际争霸》“空军”战队,让电竞选手在服役期内以军人身份依旧可以参加职业联赛。

   星际争霸联赛在韩国的火热,而对应的是暴雪的冷漠。

   在2001年SC1.08版本之后,暴雪就没有对游戏平衡性有大的修改,之后的近10年的时间,都是靠韩国Kespa进行赛事运营来养活整个产业,以及通过修改地图来维护比赛的平衡。

   或许是由于痛失DOTA的刺激,或许是发现运营联赛也有巨大收益,随后暴雪在SC2的用户条款中直接加入了所有联赛都需要暴雪授权的条目。

   暴雪声称KeSPA没有权利举办星际赛事,并且单方面与GomTV联手制约KeSPA,而垄断韩国星际职业联赛已久的KeSPA自然不愿意,双方的矛盾也就此爆发。暴雪在韩国资助另外一家网络电视媒体GomTV高达1.1亿韩元,意图先在赛事转播上打开缺口,而KeSPA旗下的12支战队则直接拒绝参加GomTV第四赛季的星际争霸比赛,致使GomTV的这一经典赛事无法继续举行。